• 2009-09-27

    许多事情

    1.看了一台很差的节目,名字叫<东方天使>,是8进7的那晚,太差了,参选的选手水平参差不齐,而且,赤裸裸地宣传只要好看,不要好的才能.而且,有好几次明显的事故.如果,不是女主持人反应快,洋相出得更多.那些明星学校出来的女孩整体素质太一般了.评委也很差,也不珍惜自己在台上的位置,随笔乱用形容词,让人对他们的人品产生怀疑,当然,张天爱除外,她还是保持了她一贯的优雅的.

    2.有许多时候,需要自己给自己目标,自己给自己动力的.

    3.组织了一个讨...
  • 2009-01-12

    逃离豆瓣

    2008年的一切都在豆瓣(www.douban.com)上,爱恨情愁都在.当然也没有这么极端的情绪.不过,通过一个豆瓣广播,我发现自己其实:很喜欢说话,很期待有观众--有意思的自我认识.

    今天发现,豆瓣的九点改版了,正好可以给我机会,让我了解一下我平时了解信息的边界线究竟在那里:

    趣味栏目:我很高兴,BTR大神的博客名列其中,身为同一个都市里的人,我非常享受他对这个城市的观察和一些莫名的词汇组合,有的时候是很搭调的情绪,有的时候只是表达而已,只是,把他的博...
  • Yves这个名字你熟否?假如你不熟,那就不如在google里键入Yves+碟报,你便会搜出一堆来。真名叫黄渊的这位上外毕业的才子,在网络上凭借着自己优秀的外语功底,多年来一直帮助碟友搜集各类影碟信息,成为碟友和影迷心目中的又一位网络“雷锋”。2005年之后,黄渊开始涉及翻译出版领域,出于对电影的热爱,也出于对国内日渐兴起的电影书籍热中的译著错误百出的不满,他放弃了高薪工作,潜心翻译起了多部英法语的电影名著,已出版的有:《这只是一部电影:希区柯克》、《妮可·基德曼...
  • 一个逻辑学家不需亲眼见到或者听说过大西洋或尼加拉契瀑布,他能从一滴水上推测出它有可能存在。
       ——福尔摩斯(柯南道尔《血字的研究》)
      
       我对侦探小说的迷恋,来自于最早期福尔摩斯的探案集。之前看的侦探小说中的破案思路,有一个非常基本的基础,就是所有的犯罪都是有迹可寻的,通过观察和推理,真相就在那里等着我们。
      
      
       可是,这个基础在〈牛津迷案〉里一开始就遭到了质疑。作者借男主角之一的...
  • 2007-06-25

    谢幕曲 - [生活]

    很多年前,《民歌蔡琴》的最后一首歌,就是这支谢幕曲。“幕落了,生命的轨迹却永不停息,幕落了,我们的故事,却刚要开始”跟在BLOGCN上一样,当我在这里写到100篇的时候,基本上就是一个终止。

    小匹在他BUS的博客上曾经含蓄地说,写博客其实有点像跳脱衣舞,我同意, 只是希望我跳得这只舞大家看得还算舒服,如果偶然还能给某些看客的枯燥生活带去一些灵感,又或者能够增进某些观众的夫妻感情,那么我觉得这只舞跳得真地算是不赖拉。

    我仍然喜欢写字和表达,我想我只是要换一种方式写字和表达。随着年龄的增加,我早就习惯与生活和谐相处,与我不喜欢的人和平相处。只要这个世界上有我的朋友,而且不管他们在哪里,我们的心总是可以连在一起的那种状况,就使我有能力平静对待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。

    街上又开始弥漫起那种好闻的奶油棒冰纸的味道,夏天到了,我们要去划水,去圣彼得堡,去准备GAUDI,去寻找更多好玩好看好吃的地方,跟老朋友联系,遇见新的朋友。。。。

    我不会关闭这个博客,大家仍然可以通过朋友的连接,让非常好的音乐和文字...

  • (没有比这个做压轴博客更好的转载了,谢谢绿妖,她是玎玎的朋友,她的博客名叫"未央歌")

    “爱不是胜利的游行,它是冰冷破碎的哈利路亚”——对这样的诗,这样的歌,无话可说。

    Hallelujah

    词曲:LEONARD COHEN

    翻唱:Rufus Wainwright

    I heard there was a secret chord
    that David played and it pleas...
  • 2007-06-23

    Tizzy Bac - [心情]

    .

    http://www.douban.com/subject_search?search_text=Tizzy%20Bac&cat=1003

  • 在橱窗前看了他好久了.

    他穿得非常华贵,头上斜带着一顶黄色丝绒的帽子,盖住一只猫耳朵,大大的帽檐上还镶着四色的(假)钻和羽毛.同时,他身穿绛红色丝绒大敞,门襟卷着宽宽的金丝边,衣角一边还各有两粒红色的宝石,下着金丝扎脚裤,外搭一个粉红色丝绒镶两粒钻的腰襟,裤子的每个褶皱处滚一条红色的丝带,全身外罩同色大斗篷.他神气异常地站在那里,让人实在不敢随意地轻视他.

    看见他的时候,就想起<侧耳倾听>里那只神奇的猫公爵了.可是,他的眼睛也还是木头上涂出来的,如果也一样换成钻的话,那一定更加摄人心魄了。因此,我犹豫了很久,一直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请他回家.因为,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喜欢我的家.还有把他买回家了,他身边的猫太太会不会太寂寞了.

    一直到过了季,生生看他们三只人形猫从橱窗前被移到后面的柜台,再移到角落里.这个城市的人,还是喜欢新鲜刺激的东西吧,所以一任他们渐渐...